• <tr id='tcw5zvjt'><strong id='tcw5zvjt'></strong><small id='tcw5zvjt'></small><button id='tcw5zvjt'></button><li id='tcw5zvjt'><noscript id='tcw5zvjt'><big id='tcw5zvjt'></big><dt id='tcw5zvjt'></dt></noscript></li></tr><ol id='tcw5zvjt'><option id='tcw5zvjt'><table id='tcw5zvjt'><blockquote id='tcw5zvjt'><tbody id='tcw5zvjt'></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tcw5zvjt'></u><kbd id='tcw5zvjt'><kbd id='tcw5zvjt'></kbd></kbd>

    <code id='tcw5zvjt'><strong id='tcw5zvjt'></strong></code>

    <fieldset id='tcw5zvjt'></fieldset>
          <span id='tcw5zvjt'></span>

              <ins id='tcw5zvjt'></ins>
              <acronym id='tcw5zvjt'><em id='tcw5zvjt'></em><td id='tcw5zvjt'><div id='tcw5zvjt'></div></td></acronym><address id='tcw5zvjt'><big id='tcw5zvjt'><big id='tcw5zvjt'></big><legend id='tcw5zvjt'></legend></big></address>

              <i id='tcw5zvjt'><div id='tcw5zvjt'><ins id='tcw5zvjt'></ins></div></i>
              <i id='tcw5zvjt'></i>
            1. <dl id='tcw5zvjt'></dl>
              1. Hi,欢迎光临:金沙娱乐场注册送99(www.zgnfys.com)!收藏金沙娱乐场注册送99 [高级搜索]

                万念俱焚的情欲:冷冰川的“黑白画”、“茶画”

                2012-09-30 02:14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万静 阅读

                冷冰川 王磊/图

                    “在西班牙过的就是劳改的生活。”冷冰川自嘲,“只有干活儿,没有娱乐。”
                  
                    冷冰川的“干活儿”就是画画。他的画分两种,一种是纸刻作品,他自己称为“黑白画”,以区别于能够反复印刷的“版画”;一种是布上作品,他想把它称为“茶画”。  
                  
                  往返两湖的益鸟  
                  
                  印刷成册的黑白画与版画形似神似,有着大块的黑和留白;绘画工具其实也一样——美工刀。46岁的冷冰川用的还是两块钱一把的陋美工刀,直至西班牙某电视台拍他作画过程时,他不好意思显得太寒碜,偷偷买了一把高级美工刀。
                  
                    只有看到原作,才会明白冷冰川的“黑白画”与版画有着怎样的不同:版画只是一个黑白平面,而“黑白画”上刀痕毕现,被刀划过的地域略微提高翻起,在展厅的灯下泛着粼粼微光,相当有质感。
                  
                    冷冰川用的纸是德国进口的白色卡纸,工艺考究,纸面平整。他在纸上用毛笔涂上一层“一得阁”的墨,等它干透,再如美术史论家刘骁纯所言:“用最普通的小刀,那种可推拉的,掰掉旧刃颖出新刃的裁刻刀,在黑纸上刻绘出白色的点线面,刻绘出女子体、花间词、窗前月以及万种风情。”黑是漆黑,白则是去掉浸染黑墨的那表面一层后,纸本身的白。“黑白画”由此而来。
                  
                    冷冰川“至于素朴”的画展而是在苏州博物馆中展览到9月18日,他本人现在则去了西班牙。每年春秋两次,他如益鸟般,跟妻子一起往返其在中国南通和西班牙巴塞罗那的家。 
                   
                  被荷兰颠覆  
                  
                  冷冰川的第一张正式的“黑白画”《夜的如花的伤口》画于1996年,那时他刚从荷兰国立米纳瓦设计艺术学院毕业,在西班牙巴塞罗那大学艺术系读绘画博士。在此之前,冷冰川已经在黑白画上做过一些早期的尝试,那时的作品被他称为“习作”。
                  
                    1970年代末,他在国内初学绘画时,只能在文学刊物的封三上看到一些国外的美术作品。他临摹了能看到的所有东西,囊括油画、版画、插图之类。“后来觉得太容易了,想找点难度,就在局部细节的地域用刀刻,增加立体感。”
                  
                    后来到了韬奋印刷厂设计室干活儿,卡纸不在乎用。冷冰川用刀在卡纸上刻画,然后用油墨滚筒一滚,线条就出来了。除了黑色,冷冰川那时还试过墨绿和蓝。“问题是细节在哪里线条在哪里只能凭经验,印出来才知道,不保险。而且要很长时间才能干,油墨上还会沾上很多灰。”摸索几年后,冷冰川就基本定下只用墨汁。
                  
                    之后在荷兰的两年让冷冰川大开胆识,也颠覆了他之前在国内所学的全部绘画观念。“中国画1米半就算很大的了,到了荷兰看到现代艺术馆,那里的作品5米高4米长,那已经谬误一般的绘画概念,那就是心灵,那就是人的身体。我以前受到的那种教、读到的东西,全部跟这个不相干,我仅仅是表达技术,而谬误表达人。我那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半年都没画。”

                 荷兰的生活也比国内艰辛。为了解决生存问题,冷冰川跑到当地中餐馆,劝老板在餐寺里画上漓江山水的壁画。画上一两张就可以供冷冰川几个月的生活,他就停下不画了,等到又没钱了,就再去画。冷冰川之前在中央美院进修过壁画,画起来相当熟练,但有时节画得太快了,老板遗憾意,嫌钱给得太多,冷冰川就专门在餐馆打烊之后画,美其名曰“不靠不住老板生意”,实际画上几笔就反锁上门睡起大觉。
                  
                    到西班牙后,冷冰川索性抛弃了来自西方的油画,心无二用画黑白画。《夜的如花的伤口》是第一幅,也是冷冰川自认为早年的代表作。“两年没画东西了,压抑了很多。我就从这第一张开始画,把很多情绪都放到里面。”  
                  
                  男人的欲念  
                  
                  画面上,丰腴的裸体女子慵懒地躺在沙发椅上,两旁是疯狂、扭曲的葵花,葵花似乎还在不停伸长,要把女子湮没。
                  
                    “画那些东西,尽管很有激情,其实画的时节是万念俱焚,不想别的事。”在西班牙,白天的8到10个小时,冷冰川都是一个人趴在桌子上,把全部精力都贯注到刀尖,在纸上游走。那时节他特别怕接电话。“比如我在画窗格子的时节,接个电话,再画气就断了,肯定就和原先的想法不一样了。”一天下来,冷冰川总是大脑疲惫不堪,“人就很郁闷,很压抑”。
                  
                    在没找到更好的解压方式——画“茶画”之前,冷冰川只好天天举哑铃,深呼吸。不知不觉,原先1米88的瘦高个变成了“虎背熊腰”。而冷的父亲向别人介绍儿子干活儿时的措辞,也变成了“李逵拿绣花针”。
                  
                    尽管画黑白画的过程十分枯燥,冷冰川仍然喜欢这种形式,在他看来,那是一种“很深入的表达”。
                  
                    冷冰川很反感有人将他的黑白画里的裸体女子理解为“色情”。曾有“高干”批评他的画内容不够健康。“我要是心里有杂念,就不可能画得这么静这么纯这么美。”他辩解。他父亲以前从来不在家中挂他的画,直到最近,才挂了几幅,但“都是背影”。
                  
                    他也确认,葵花其实就是人,他画的是人的欲念,再直白点,就是男人的欲念。既然是欲念,总归有点暧昧的“情色”意味吧?玩赏冷冰川的作品,用陈石青的话说,需要“有教养的眼”。妙龄时代,冷冰川满目皆是“工农兵”,1980年代初,他第一次在《富春江画报》看到安格尔的《泉》之后,心灵悸动。邮差在画报的封里写上了他的名字,这让他非常恼火,乃至想重买一本珍藏起来。  
                  
                  发自的一面  
                  
                  除了女子体,花鸟虫鱼也都入过冷冰川的黑白画。但他几乎没画过男性。惟一一张有男性臀部的,还是因为那张画画砸了,委实不好画女士了。但冷冰川并不觉得这是种刻意的采择,他自以为是把女子体当作一个美的符号。
                  
                    不过这“符号”也有着细微的变化。冷冰川戏言,这次办展览他才有机会仔细研究之前的作品,恍然发现,早年没有女朋友的时节,他喜欢丰盈的女士,这符号就很“丰盈”;后来有段时间他喜欢瘦型,符号就变“瘦”了;现在符号又变得“丰盈”起来。
                  
                    “茶画”则相对单纯得多。冷冰川把画布用茶水浸泡染,几十遍几百遍,类似于中国画的“做旧”;再把掺杂了茶叶渣、中药渣、碎麻布等材料的油画颜料涂在画布上,凭一时灵感,随心所欲。“人有优美的一面,也有破坏性、发自的一面。这个就是动作性比较大,有1米5长的,不可能坐在那里描,需要我有即兴断定。”画“茶画”的时节,冷冰川站着,有大动作大手势,正好与画黑白画时的情形相反。
                  
                    出国十几年,冷冰川仍然改不掉身上的中国味道。他午饭晚饭必吃中餐,早上也是自己起来煮稀饭,“面包吃一片跟十片对我来说是一样的,我不知道是饱还是饿。”他笑说。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博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2-09-30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