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tcw5zvjt'><strong id='tcw5zvjt'></strong><small id='tcw5zvjt'></small><button id='tcw5zvjt'></button><li id='tcw5zvjt'><noscript id='tcw5zvjt'><big id='tcw5zvjt'></big><dt id='tcw5zvjt'></dt></noscript></li></tr><ol id='tcw5zvjt'><option id='tcw5zvjt'><table id='tcw5zvjt'><blockquote id='tcw5zvjt'><tbody id='tcw5zvjt'></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tcw5zvjt'></u><kbd id='tcw5zvjt'><kbd id='tcw5zvjt'></kbd></kbd>

    <code id='tcw5zvjt'><strong id='tcw5zvjt'></strong></code>

    <fieldset id='tcw5zvjt'></fieldset>
          <span id='tcw5zvjt'></span>

              <ins id='tcw5zvjt'></ins>
              <acronym id='tcw5zvjt'><em id='tcw5zvjt'></em><td id='tcw5zvjt'><div id='tcw5zvjt'></div></td></acronym><address id='tcw5zvjt'><big id='tcw5zvjt'><big id='tcw5zvjt'></big><legend id='tcw5zvjt'></legend></big></address>

              <i id='tcw5zvjt'><div id='tcw5zvjt'><ins id='tcw5zvjt'></ins></div></i>
              <i id='tcw5zvjt'></i>
            1. <dl id='tcw5zvjt'></dl>
              1. Hi,欢迎光临:金沙娱乐场注册送99(www.zgnfys.com)!收藏金沙娱乐场注册送99 [高级搜索]

                夏加尔:艺术源于完整的自我

                2017-10-25 09:21 来源:艺术新青年 阅读

                马克·夏加尔

                马克·夏加尔

                他是现代绘画史上伟人,游离于记忆派、立体派、抽象展现主义等一切流派的牧歌作者。他也是时常秀恩爱晒妻子和眷恋故乡的性情之人。(1887年7月7日-1985年3月28日)

                马克·夏加尔出生于俄国维切布斯克的一个犹太家庭。21岁时到圣彼得堡考中央高等工艺美术学校未取,入具有现代艺术倾向的莱昂·巴克斯特画室学习。

                23岁赴巴黎,在巴黎参加了立体主义画家的活动,并成为莫迪利亚尼、苏丁等巴黎派中的成员,他在很短的时间里,接受并融会了梵高、野兽派和立体派的艺术精髓。

                马蒂斯死后,夏加尔是唯一理解色彩的艺术家。
                ——毕加索

                1914年大战爆发,他回到俄国应征入伍。1915年与贝拉婚,这时他对凄惨现实有了新的认得。当俄国变革爆发时,被新政权主管意识形态的卢那察尔斯基任命为故乡的美术委员,这期间他主动地筹建创办美术学院和美术馆。他毕竟是位现代艺术观念的画家,不适应新政权又于1922年重返巴黎。在之后的战争和种族迫害的动乱年代里,夏加尔在作品中引进了悲剧的、社会的和宗教的素材。二次大战时迁居美国,当妻子去世后,他对过去的和更遥远时期的强烈回忆又贯穿了他的作品。大战结束后,夏加尔成为西方画坛一位活跃的艺术家并往返于世界各国从事创作和活动。

                她的沉默属我,她的眼睛属我。我与她似曾相识,她了解我的童年,我的现在,我的奔头儿;就好像她一直在注视着我,能洞察到我灵魂的最深处…我知道她就是我的真命天女,我的另一半……”(引自夏加尔著《我的一生》, 伦敦,2013年,第 77页)

                夏加尔对现代艺术的贡献是重要的,现代艺术理论家布雷东指出:从1911年起他的艺术便推翻了形似成分和规律的障碍。事实是,在新绘画的许多转折点上,人们都遇到了他的这一艺术,他看上去如此特别和经久不变,然而却以极其肯定的本能,服从于最风行的研究,并给予它们解决办法。

                有时节,金钱并不能使人更受欢迎。1985年,马克·夏加尔逝世,享年97岁。他一生都是郊区居民玩赏的才子。他在作品中展现的现代主义没有眼泪,不像立体主义中那么令人头疼,也不像抽象派中那么如同空中楼阁一般。对那些中产阶级的犹太人而言,马克·夏加尔为他们描绘了他们祖先生活的那世界,马克·夏加尔具有那失落而迷人的世界中词人般的气质。到20世纪60年代,《高处上的小提琴手》的诞生标志着马克·夏加尔创作达到一个新的高度;在普通大众中他的名气也达到顶峰。但长期以来,夏加尔在艺术界并未得到足够的重视,仅被当成一位平庸的现代派艺术家,盲目追求陈腐的煽情手法、矫揉造作和粗俗艺术。

                那么,马克·夏加尔的名气能够长存吗?答案是肯定的。在圣弗朗西斯科举办的《马克·夏加尔生平作品回顾画展》充分刺了观众的感官,提醒人们夏加尔最好的作品具有很大靠不住力,其中散发的艺术光芒并不会被其后期的大量作品所掩盖。夏加尔的作品中是否有过多平庸的成分?没错。但同时他又是一个伟大而富有创造力的艺术家。他的作品能像任何一部勃纳尔的作品一样,让人十分愉悦,同时如同米罗作品中扭动的曲线一样,极富创造力。

                在他的一生中,故乡维捷布斯克一直至关重要。他的父母是讲意第绪语的哈西德派犹太教徒。他们那学派有着丰富的文化传统,带有强烈的神秘主义和宗教色彩,这一切均在其作品中充分体现。35岁时,夏加尔写下了那本可爱的但并非完全属实的自传《我的一生》。夏加尔用很大篇幅回忆父亲的房子,描写姐妹们的天真烂漫和叔们的古怪,纳克用一辆颠簸的带篷小车运送牲畜,并会拉小提琴;赛西是位理发师,有着烫过的小胡子;在祖父家里,像晾衣服一样挂着牲畜的皮。那些古老绘画所展现的题材,经过不知多少次的搬移,终于孕育出他的艺术。他回忆起当时合家人用画画的帆布保护房间的木地板。“我的姐姐认为,”他说,“用油画布铺地板十分方便。”

                夏加尔再有其他的想法。对他而言,作品中的情人必须能够飞翔,奶牛能在空中倒起来吊着,逻辑和重力都让位于狂想所带来的杂乱无章的美妙。在其作品中,他还创造了宁静的世界:人类和野兽共同生活在一个神秘的和谐体中,这么人性和兽性的混合正如奥维德的作品那么,奇怪而又让人熟悉。

                在20世纪90年代,超现实主义画派试图推举夏加尔为他们这个流派的先驱。夏加尔婉拒了。超现实主义画派以下意识、梦幻、本能为创作源泉,对此夏加尔并不赞同。他的艺术思想是艺术源于完整的自我、源于记忆、源于欲念。让世界在他的画笔下尽情地飞翔吧,他一直都是自己狂想的主人。

                夏加尔尤其擅长浪漫的狂想。他在作品中谈论最多的便是作为犹太人的生活外围的另一重大主题:爱情,特别是他对贝拉的爱情,他们于1915年婚。贝拉死于1944年,6年后夏加尔创作了《红色天空的恋人》:一对恋人一同飞过天空,正如夏加尔和贝拉在许多其他油画中一样。那些飞翔在空中的一对对恋人是夏加尔对西方绘画界所做出的最可爱的贡献,是基督教中那些伟大的漂浮意象、耶稣升天和圣母升天的世俗本子。

                巴黎之行

                作为生活在笃信基督教的欧洲的一名犹太人,夏加尔注定是外路者。显然,他对生活在欧洲那些“主义”中从未感到舒适。1910年,马克·夏加尔带着一小笔奖学金来到巴黎,入住塞纳河左岸蒙巴纳斯大街上的“蜂房”公寓。此时的巴黎虽不能供给所有如他一样仰慕艺术而来的年轻人丰裕的食物和宽大的画室,却已沐浴过现代艺术的数轮洗礼,被“无法无天”的马奈、莫奈、雷诺阿、毕沙罗、修拉、塞尚、梵高、高更、阿波里纳尔、马蒂斯、毕加索搅扰过的这个世界虽有些疯狂,却已宽厚许多,因此也更加丰富多彩。

                初到巴黎的夏加尔并不只带了那一小笔奖学金,他再有一脑袋的梦想和满心的爱与感怀。那是在家乡,每当生活里的困苦驱使他爬到高处坐下,俯视自己出生、成长的那座小城时,思量生活馈赠于他的种种时,虽然孤独,他却发觉爱和童话般的诗意的存在。看着那片黑黑的土地和撒在上面的皑皑白雪,他发现自己爱它们;看着那些矮矮的木屋和有着十字架的教堂,他发现自己爱它们;看着那些小房子里生活的人们忙忙碌碌,再有院里闲步的公鸡、草鸡、山羊和挤奶的母牛们,他发现自己爱它们;再有纳什叔叔和他的小提琴,虽然他常喝得东倒西歪,琴声也随之飘摇,他发现自己爱他们。就是在那高处上,夏加尔渐渐忘却生活的不公,心灵飘溢着越来越丰厚的爱和诗意以及希望,直至它们概括为一句话,即13岁的他对父母说出的:“我要当画家。”因此,心灵充溢爱的夏加尔来到巴黎时,没有陷入疯狂的时代涡流中,羞涩而内向的他在巴黎自由、开放的空气中隐居着,同时被澎湃汹涌的现代艺术展现的无忌的勇气和色彩惊喜着、鼓舞着。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博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10-25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