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tcw5zvjt'><strong id='tcw5zvjt'></strong><small id='tcw5zvjt'></small><button id='tcw5zvjt'></button><li id='tcw5zvjt'><noscript id='tcw5zvjt'><big id='tcw5zvjt'></big><dt id='tcw5zvjt'></dt></noscript></li></tr><ol id='tcw5zvjt'><option id='tcw5zvjt'><table id='tcw5zvjt'><blockquote id='tcw5zvjt'><tbody id='tcw5zvjt'></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tcw5zvjt'></u><kbd id='tcw5zvjt'><kbd id='tcw5zvjt'></kbd></kbd>

    <code id='tcw5zvjt'><strong id='tcw5zvjt'></strong></code>

    <fieldset id='tcw5zvjt'></fieldset>
          <span id='tcw5zvjt'></span>

              <ins id='tcw5zvjt'></ins>
              <acronym id='tcw5zvjt'><em id='tcw5zvjt'></em><td id='tcw5zvjt'><div id='tcw5zvjt'></div></td></acronym><address id='tcw5zvjt'><big id='tcw5zvjt'><big id='tcw5zvjt'></big><legend id='tcw5zvjt'></legend></big></address>

              <i id='tcw5zvjt'><div id='tcw5zvjt'><ins id='tcw5zvjt'></ins></div></i>
              <i id='tcw5zvjt'></i>
            1. <dl id='tcw5zvjt'></dl>
              1. Hi,欢迎光临:金沙娱乐场注册送99(www.zgnfys.com)!收藏金沙娱乐场注册送99 [高级搜索]

                宋永进:超越记忆主义的记忆派画家

                2013-10-30 09:21 来源:金沙娱乐场注册送99 作者:宋永进 阅读

                雷诺阿《金发浴女》

                雷诺阿《金发浴女》

                莫奈《象鼻山峭壁》

                莫奈《象鼻山峭壁》

                  恐怕没有一个艺术家群体,能够像法国记忆派那么对中国现当代美术产生如此重要的靠不住。近日,《从巴比松到记忆派:克拉克艺术馆藏法国绘画制成品展》在上海博物馆开幕。展览以时间为序,展出了数十件记忆派画家各个时期创作的重要作品,在稳定程度上反映出记忆派绘画的演化过程。这是继2004年《法国记忆派绘画专业展》来华展出之后的又一次重要展览。展览门口出现了排队的长龙,记忆派画家和作品再一次受到国人的瞩目。

                  记忆派画家反对因循守旧,主张走出画室,深入乡村田野或城镇街巷,倡导对自然景物的外光写生,以“光”与“色彩”的科学观念更新古典绘画的固有色概念,强调光源色和条件色的作用,突出互补色的运用,打破古典主义思维的局限,主张捕捉景物瞬间的“真实”。记忆主义绘画在19世纪七、八十年代趋于成熟,逐渐被人们接纳,进而成为法国艺术的主流。本次展览中毕沙罗的《卢浮西耶纳:通向凡尔赛的道路》(1870年)、马奈的《瓶中的百叶蔷薇》(1882年)和德加的《讲堂中的舞者》(1885年)等等,都是这一时期的典型作品,画面无不削弱明暗的对比,而强化互补色的关系。其中雷诺阿的《做钩针编制的女孩》(1875年)对光的色彩表达尤为突出,主人公脸部和手臂亮部的粉红色与暗部的蓝绿灰,既互相映衬,又相互渗透,呈现出亮丽而透亮的色泽,而不再是古典油画幽暗的“酱油色”。而莫奈的《象鼻山峭壁》(1985年),更是把光与色的关系展现得淋漓尽致,画面清后起之秀丽、光彩夺目,天的空濛、水的晶莹、山石的瑰丽,体现出记忆主义绘画的无穷魅力。

                  正是这种接地气的写生方式,为记忆派绘画的成长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创作资源和艺术养分,也促使记忆派画家始终保持极其敏锐的绘画思维和勇于探索的创作锐气。记忆派画家的探索精神和勇气,不仅展现在记忆派初期对保守刻板的古典主义和矫揉造作的浪漫主义的反叛,更体现在后期对记忆主义自身既成观念的突破。

                  在记忆主义写生观念的诱和引领下,法国画坛先后出现新记忆主义、后记忆主义和现代绘画,在一段时期内呈现出相互并存的绘画格局。那些画派在互相启发和靠不住中实现各自的绘画理念和探索目标。这种良好的创作条件,反过来对记忆派画家后期创作的提升和再度突破同样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许多记忆派画家在晚年并没有沾沾自喜于对“光”与“色”的追逐和展现,困顿于自己为自己构筑的思想堡垒之中,随着写生的不断深入和绘画思维的逐步推进,由对光的物理性色彩规律的发现、捕捉和展现,逐步走向对色彩笔调的追求和画家心境的表达。这种绘画品格和艺术气质与中国画表达心象的审美传统具有某种契合。莫奈晚年创作的巨幅《睡莲》最为典型,不仅用色自由、运笔自如,而且色彩面貌突显个性化和风格化,画面语境涅而不缁,笔调清新优雅,意境苍茫悠长,达到了登峰造极的高度。从展出中莫奈的《郁金香香田》(1986年),西斯莱的《莫雷雪景:卢万河畔的磨坊》(1891年),以及雷诺阿的《剧院包厢》(1980年)、《金发浴女》(1881年)和《书信》(1895年)等作品可以看出,画家对光与色的把已是游刃有余,在画面的整体性上,明显与早期的朴实或鲜亮有所不同,无论是郁金香香叶子古雅的粉绿,还是卢万河水深邃的宝石蓝,都呈现出某种优雅的品格和独特的韵味,尤其从浴女脸部诱人的菲红中,隐约可以看到雷诺阿晚年的色彩品格。

                  然而,国内的许多画家往往始终停留于记忆主义光与色的思维阶段去认得记忆派画家晚年的作品,这就难免一叶障目,甚至造成误读。

                  (宋永进:油画家、美术评论家、浙江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写意当代油画干活儿室主任)

                  2013/10/1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博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3-10-30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