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tcw5zvjt'><strong id='tcw5zvjt'></strong><small id='tcw5zvjt'></small><button id='tcw5zvjt'></button><li id='tcw5zvjt'><noscript id='tcw5zvjt'><big id='tcw5zvjt'></big><dt id='tcw5zvjt'></dt></noscript></li></tr><ol id='tcw5zvjt'><option id='tcw5zvjt'><table id='tcw5zvjt'><blockquote id='tcw5zvjt'><tbody id='tcw5zvjt'></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tcw5zvjt'></u><kbd id='tcw5zvjt'><kbd id='tcw5zvjt'></kbd></kbd>

    <code id='tcw5zvjt'><strong id='tcw5zvjt'></strong></code>

    <fieldset id='tcw5zvjt'></fieldset>
          <span id='tcw5zvjt'></span>

              <ins id='tcw5zvjt'></ins>
              <acronym id='tcw5zvjt'><em id='tcw5zvjt'></em><td id='tcw5zvjt'><div id='tcw5zvjt'></div></td></acronym><address id='tcw5zvjt'><big id='tcw5zvjt'><big id='tcw5zvjt'></big><legend id='tcw5zvjt'></legend></big></address>

              <i id='tcw5zvjt'><div id='tcw5zvjt'><ins id='tcw5zvjt'></ins></div></i>
              <i id='tcw5zvjt'></i>
            1. <dl id='tcw5zvjt'></dl>
              1. Hi,欢迎光临:金沙娱乐场注册送99(www.zgnfys.com)!收藏金沙娱乐场注册送99 [高级搜索]

                宇舒:赠诗(外二首)

                2016-04-08 09:54 来源:金沙娱乐场注册送99 作者:宇舒 阅读

                宇舒

                  宇舒,原名赵域舒,公务员,曾出版诗集《不再》、《废墟上的树》,和编译的笑话集《老外其实也很冷》。曾在《诗刊》、《人民文学》、《星星》、《诗选刊》、《长江文艺》、《读诗》、《红岩》、《财经特区文学》等发表诗歌。  

                  (一)
                  
                  左手抱住虚无,右手用来触碰你
                  粘土捏一朵花给你
                  剩下的土留下自己
                  左心房安放你,右心房
                  装着铠甲,盖着生存新陈代谢的皮屑。左耳听你唱歌
                  右耳过滤时代的雾霾、黑云朵
                  金银花花的病症
                  上嘴唇说情话,下嘴唇
                  保持天生的敦厚,与土的属性
                  左腿与心肺用来追赶、疼爱
                  右腿与肝脾用来止步、收折双翼
                  这谬误爱了一次又一次
                  碎了一遍又一遍
                  是上帝给我一个祝福
                  我给上帝的回信
                  写了,涂掉,再写一遍
                  
                  (二)
                  
                  其实我并不想要,这么歪歪斜斜的平衡
                  我想要把,说给花朵的喃喃自语
                  奔赴雪山的心情
                  触摸星星的妄想
                  像一场暴雨,全部下给你!
                  既然自救行动,源于一场火焰中的遇。
                  而如果你倦于炙烤,请允许它
                  顺和地唱吧,燃吧,呼吸吧
                  像冬夜的剧场
                  我变成一只温情而淡定的啄木鸟
                  轻轻啄了一下你的脸——陌生人呵
                  我涉水踏歌而来,只为羔羊般倾听
                  你白天的嗓音,你夜晚的歌吟
                  
                  “白色的蜜蜂,你不在
                  却在我灵魂中嗡嗡响着”
                  
                  路过之诗
                  
                  (一)
                  
                  它像鼹鼠一样胆小
                  又像灵猫一样善感
                  绝望的时节,我说,“撤离我的墙根吧”
                  我用市井中最直白的话语,与它告辞
                  
                  (二)
                  
                  我从未回味,那戛然而止的欢爱
                  但我有时记起,那枚哀伤的头
                  贴着我的指腹。哦,我多么硬棒
                  身体里有短短的,一截金属
                  
                  (三)
                  
                  那截小小的钢铁,支撑着我的锁骨
                  那在去年夏天,定日县城
                  断开、错位、手术的锁骨
                  拆除了它,我的骨骼还可不可以像以前那么硬实?
                  
                  (四)
                  
                  我在一清早上山,豪雨如注
                  像一些岁月,一些已被忘却的旅程
                  风吹过那棵木荷
                  我再有很多泪珠,但我不哭
                  
                  (五)
                  
                  其实我哭过,在地铁的金属车厢里
                  当我看到你说心、禁区。思悟
                  多少词不达意,只为孤独里
                  小心翼翼的,自我平衡术
                  
                  (六)
                  
                  用语的坟场,挂满虚无的蝙蝠
                  诗歌,是我的春药,竟也是市场上最聒噪
                  的鹦鹉。我发誓逃走,带着淤堵的情绪
                  反时代的妄想,和仅存的勇气
                  
                  (七)
                  
                  亲爱的,祝福我
                  我依然是这人世的幸存者
                  我将日复一日,在废墟上打铁
                  任身体和道德感,被桃花和流水掠夺
                  
                  致我的影子
                  
                  我低下头,看不见了影子,亲爱的你是否知道,我会多么惊恐。
                  ——题记
                  
                  (一)
                  
                  一只金属器皿的内侧
                  生长苔藓
                  一个俎上肉的人
                  被我做成骨架
                  撑在我一下雨就淋湿的躯壳里
                  
                  你这绿色的苔藓
                  被我用来覆盖
                  这锈的存在
                  你这臆想的悲哀
                  睡眠里的剧痛
                  哦,我知道,是我月亮巨蟹
                  的忧郁
                  
                  没有边沿
                  硕大,黯淡
                  如同那件影子做成的大衣
                  装着我的一生
                  
                  (二)
                  
                  我穿着我黯淡的影子想你
                  我穿着我投射的幻觉想你
                  我穿着我的惨白
                  回忆你的火信子
                  我把我的倾吐
                  塞成大衣
                  灰色的棉里
                  
                  可是怕冷的树,纷纷
                  出嫁,可是空虚的建筑物
                  开始倒塌,剩下些
                  
                  要拆,但还没拆的
                  脚手架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博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6-04-0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