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tcw5zvjt'><strong id='tcw5zvjt'></strong><small id='tcw5zvjt'></small><button id='tcw5zvjt'></button><li id='tcw5zvjt'><noscript id='tcw5zvjt'><big id='tcw5zvjt'></big><dt id='tcw5zvjt'></dt></noscript></li></tr><ol id='tcw5zvjt'><option id='tcw5zvjt'><table id='tcw5zvjt'><blockquote id='tcw5zvjt'><tbody id='tcw5zvjt'></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tcw5zvjt'></u><kbd id='tcw5zvjt'><kbd id='tcw5zvjt'></kbd></kbd>

    <code id='tcw5zvjt'><strong id='tcw5zvjt'></strong></code>

    <fieldset id='tcw5zvjt'></fieldset>
          <span id='tcw5zvjt'></span>

              <ins id='tcw5zvjt'></ins>
              <acronym id='tcw5zvjt'><em id='tcw5zvjt'></em><td id='tcw5zvjt'><div id='tcw5zvjt'></div></td></acronym><address id='tcw5zvjt'><big id='tcw5zvjt'><big id='tcw5zvjt'></big><legend id='tcw5zvjt'></legend></big></address>

              <i id='tcw5zvjt'><div id='tcw5zvjt'><ins id='tcw5zvjt'></ins></div></i>
              <i id='tcw5zvjt'></i>
            1. <dl id='tcw5zvjt'></dl>
              1. Hi,欢迎光临:金沙娱乐场注册送99(www.zgnfys.com)!收藏金沙娱乐场注册送99 [高级搜索]

                哑石作品:诗论

                2017-04-18 08:56 来源:金沙娱乐场注册送99 作者:哑石 阅读

                哑石

                  哑石,四川广安人,现居成都,供职于某高校财经数学学院。1990年开始新诗创作。作品集册有《哑石诗选》(2007)、《雕虫》(2010)、《天鹅绒地道》(2011)、《风顺着自己的意思吹》(2013)、《如诗》(2015)、《火花旅馆》(2015)等。
                  
                  1
                  
                  散记里,言语良知的清亮与晦涩,
                  都可以神秘:你一生睡眠的时间,近1/3。
                  
                  睡不着是另一回事。
                  
                  诗就得具体。就得用脚踩稳那张
                  冰凉的矮木凳,数一数恒河水红肿的眼睛。
                  
                  2
                  
                  两个人碰到一起,间或会谈论
                  伤口、漫游、亲人,谈论戒条的不义
                  和大美;当一首诗缠上另一首,
                  在特异的、无论如何只出现一瞬的道路旁,
                  谁将放弃辨认?金黄音韵的雀舌,
                  心形胎记无法称量的、闪烁碧空的弦丝!
                  
                  3
                  
                  精研存在的人能写出山水的
                  小事,真正断裂的小事。
                  诗,不止于此,不止于嘤嘤啼鸣的璞玉,
                  当春柳于汽车尾气中一死再死,
                  圆穹顶的圆,举目命运——
                  你于此处轰鸣,诗,各处潜伏逡巡。
                  
                  4
                  
                  总有一种逻辑,可堪堪解释美与诗、
                  美与恐惧的亲戚关系;也总有一种论据,
                  能帮腔、开掘出言语中人心的
                  流变,以及,一个世代葳蕤的春雨——
                  
                  诗,刚刚在小区的绿道跑步归来。汗气弥漫
                  的书架,总有一本书,插错了位置!
                  
                  5
                  
                  也许,重现镜里焦虑、潮湿的
                  草绳是错的。每次晨练,
                  都有个薄雾般的鸟人弓着足尖跳过天河,
                  泥土中的雾,似乎更鲜,更有
                  自缢于此的果敢——双腿间悬垂的草蛇,
                  如果充血,文体会有雪崩的灾难。
                  
                  6
                  
                  如同蜂箱相关于春心,一种野蛮的
                  视觉装置,金店墙头蹲着,
                  龇开人性圆鼓鼓的眼睛。任何角度看,诗写者,
                  都需自觉抵制内心陶醉的物,
                  然后,做回永夜的窃贼,于对手梦中,
                  萃取出可能——红月,消音器,眺的可能。
                  
                  7
                  
                  说肺腑之言,不反对如此:一首诗,
                  透亮于漏洞!跌进去,万古愁竟类似于
                  深褐色蚯蚓,瞬间具有光焰的
                  视力。还好吧,文字都气势恢宏的,
                  竹叶青也可是长鼻目之变种?
                  先驱,创世的教养,将从画地为牢孕育。
                  
                  8
                  
                  诗鼓的热心,不止坚实、宽阔的
                  真理,风起处,柳枝撩拨饱满多汁的青春。
                  
                  鏖兵多日,肚兜仍不曾从乳峰褪下,
                  灞桥临别,阶级论依然裹身于暗物质星云。
                  
                  郭沫若,1928,腥红:“不要乱吹
                  你们的破喇叭,暂时当一个话匣子器罢……”
                  
                  9
                  
                  讨喜的诗句,常倾向于多汁藤蔓。
                  握稳一块硬棒的卵石蓝,
                  风出腋下,光的涡漩自鱼池底部
                  升起微腥砂锥。绣工寻求精细
                  和针尖涌现,枯鹤吞热的胡辣汤,
                  风,伦理之辩,快来亲吻苦处的鼻尖!
                  
                  10
                  
                  诗,喜欢在追慕者笔尖制造笑话,
                  白纸领略了它隐射的热力,
                  虚无主义者,用晚霞、溃败谈论它的伟大
                  ——言语呢?梦中河滩上那只
                  大黄鸭,湿漉漉扁舌偏要消化
                  翠绿鱼精,消化诗对自己的轻轻一压。
                  
                  11
                  
                  逻辑一:诗如死囚一般反抗自身的现实,
                  脚镣呢,规矩双脚自由的发明;
                  逻辑二:言语分身术想必涉及种间僭越,
                  人与人之间,有段好玩的“爱恨”;
                  逻辑三:孤独植物志,似乎也追求
                  三花聚顶?太粗俗啦——群鸟在空中集鸣。
                  
                  12
                  
                  突然,想起沙土里的小生姜,
                  似乎死了,指端仍有桃红芽皮。又想起
                  奥登说:必须爱这世界。当然哦,
                  他是个有点邋遢的同志。
                  诗对于读者群,有些类似:在一堆堆
                  沙土中刨食,耽于驱散身上的阵阵湿气。
                  
                  13
                  
                  现代感性是一堵堵渗出湿气的墙?
                  无论魔鬼如何刁钻沉郁,如何
                  倦或暗喜国家统计局黑色的表格数据,
                  你都要想办法,把某种认得形象,
                  细心传输到青花般刚校准的星盘上:
                  感官即裂隙,一个豹纹的单数,闪闪发光。
                  
                  14
                  
                  诗的兼顾,并不能使伦理物坚固,
                  客观之于诗的渴求,常常
                  让谦卑、朴素的笔触从皲裂的心神逸出;
                  为获取物性,诗自有妙手空空的
                  手段:神秘园中用语狂喘粗气,
                  石砌的拱桥,小溪边微漾自喜的麋鹿。
                  
                  15
                  
                  数据说话:二十世纪初,芭蕾的笋尖
                  点荡开都市机枢;近几十年来,
                  除了不知“死活”的,唯美主义已被废黜。
                  “0”与“1”的波浪,不断证实
                  可以言说者,皆有个逻辑的楔形基础。
                  诗从精细虚无来,终究要对“不”说“不”。
                  
                  16
                  
                  可以告解的物,有个我喜欢的
                  薄刃似封皮。昨天,在阳台,
                  发现植物的叶片上积有汹涌的尘土。
                  清水冲洗是个好出路。但我已
                  三次忘记那本诗集的封皮。
                  查了下色谱,那好看的颜色,叫湖绿。
                  
                  17
                  
                  着急的人钟情独断论,皮肤松弛
                  指甲洋红的家伙,倒有反对
                  自己的耐心。从鼻翼两侧收集霜雪是个
                  细致手工活,最少伟大的池塘边,
                  雏菊卷须,风在鼓吹花粉、倒刺的微妙性——
                  家国生生破碎,诗,常有类似的处境。
                  
                  18
                  
                  言语的无内阁主义,有时会激起
                  诗行间皮疹,这给人以错觉,
                  仿佛,那就是灵魂越挠越舒坦的痒处
                  ——魔鬼,确也弓身于错觉嶙峋
                  的阴影。豆角儿般丝绿的眼睛,
                  好奇得像一滴水,反对火苗信以为真。
                  
                  19
                  
                  现代主义用意识内在的视力切割现实,
                  后现代则质疑意识图景后面的
                  那“神”。东方智慧早发展出另一套隐喻,
                  文字,只是指月的那根可笑手指。
                  昨夜她往小脯上乱抹猩红的西红柿酱时,
                  激凸的愉悦,蒸汽中手指确实可恨!
                  
                  20
                  
                  根根苦笋裂壳而来的认得论,
                  冰镇的蚕丝,不忘慢箍紧搂那广场。
                  音韵恍惚易装,泥腥却需要
                  英语的胖歪嘴念出一个词——太阳;
                  异香缕缕入鼻,它端坐用语
                  蒲团,听任“空”生龙活虎折腾一晚上。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博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04-18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