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tcw5zvjt'><strong id='tcw5zvjt'></strong><small id='tcw5zvjt'></small><button id='tcw5zvjt'></button><li id='tcw5zvjt'><noscript id='tcw5zvjt'><big id='tcw5zvjt'></big><dt id='tcw5zvjt'></dt></noscript></li></tr><ol id='tcw5zvjt'><option id='tcw5zvjt'><table id='tcw5zvjt'><blockquote id='tcw5zvjt'><tbody id='tcw5zvjt'></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tcw5zvjt'></u><kbd id='tcw5zvjt'><kbd id='tcw5zvjt'></kbd></kbd>

    <code id='tcw5zvjt'><strong id='tcw5zvjt'></strong></code>

    <fieldset id='tcw5zvjt'></fieldset>
          <span id='tcw5zvjt'></span>

              <ins id='tcw5zvjt'></ins>
              <acronym id='tcw5zvjt'><em id='tcw5zvjt'></em><td id='tcw5zvjt'><div id='tcw5zvjt'></div></td></acronym><address id='tcw5zvjt'><big id='tcw5zvjt'><big id='tcw5zvjt'></big><legend id='tcw5zvjt'></legend></big></address>

              <i id='tcw5zvjt'><div id='tcw5zvjt'><ins id='tcw5zvjt'></ins></div></i>
              <i id='tcw5zvjt'></i>
            1. <dl id='tcw5zvjt'></dl>
              1. Hi,欢迎光临:金沙娱乐场注册送99(www.zgnfys.com)!收藏金沙娱乐场注册送99 [高级搜索]

                蒋蓝2007年诗选

                2015-09-15 09:20 来源:金沙娱乐场注册送99 作者:蒋蓝 阅读

                著动词人蒋蓝诗集《霜语》出版面世

                  著动词人蒋蓝创作的诗集《霜语》日前由山西北岳文艺出版社出版,这是四川省迄今唯一入选“天星诗库——新世纪实力词人代表作”的诗集。

                  袭击
                  
                  一个冬夜
                  突降的雨将影子和岑寂
                  全部抹去,再浮起来
                  我听见一双皮鞋踢破水洼
                  在身后,马蹄和喘息
                  汹涌而至
                  一根棍子,打中我的肩背
                  听到木头断裂的声音
                  跳起的一头
                  碰巧击中它面部
                  这时,冬季罕见的电
                  照亮它掩面的手
                  和指缝间的空洞——
                  
                  它不过是一个孩子
                  
                  他淌水而逃的脚步
                  从拐弯的路灯下摔入黑暗
                  像泼出去的水
                  我想,也许穷疯了,要铤而走险
                  或是一个梦游者,在施自卫权
                  或者,把我错认成仇敌
                  
                  我没有负伤
                  我视之为黑暗与我
                  撞了一个满怀
                  
                  鞍的影子落地即溶
                  
                  马半合眼睑
                  像穿过风暴的处女
                  把尾随而来的风挡在耳廓
                  脚下是废弃的驼峰机场与黄草
                  腰后是绿茵
                  眼睑之上青石耸动
                  鬃毛满天飞间,玉龙雪山倾斜插入
                  一面泪珠浸泡出来的静蓝
                  
                  絷如梦
                  成为马永世无法逾越的边界
                  背上的牛皮鞍流淌暗火
                  像一面鼓被蹄铁打击
                  断然哑灭
                  
                  马垂头而立
                  鞍的影子落地即溶
                  山岳平躺于马脊之上
                  每一个细微的凸凹
                  在深入咬合
                  就像刀与仇恨
                  也可以形成
                  只进不出的和气
                  
                  为此,马一动不动
                  像个处女
                  
                  水翅
                  
                  电躲避着炸雷
                  它在树叶背面迂回
                  抽出忍者的白刃
                  你的腰在转蓝
                  直到电的刀柄
                  完全陷入你无边的身体
                  在纯黑的时间
                  你发光如孩子
                  我触到不融的冰
                  
                  你的肢体在变幻
                  从处子到老师,从死
                  到绸缎的妹妹
                  从正午的知识
                  到子夜空旷的鞋跟
                  你软成蜡,成为一堆烂花
                  你端起了所有的河流
                  你展开了水翅
                  那藏匿的电
                  用纯的低飞
                  将水、香气、咒语与寒冷
                  一点点送进我的口唇
                  
                  世界变小了
                  纸张的正面和反面
                  都可以横飞
                  就像皮肤对皮肤的渴望
                  再进一丝,就流血不止
                  
                  秋阳下的阿吾/戴大魏
                  
                  戴大卫在人流中逆行
                  就像一把瘦削的斧头
                  谦让着,总怕碰碎别人的瓷器
                  戴大魏,让我想起有备而来的汉学家
                  
                  成都某幢30层顶楼的茶香浮荡额头
                  阳光将戴雪白的脸颊端起
                  迎向蜀国蜂腰一般的气旋
                  他用手扶正新西兰海岸的桅杆
                  
                  戴从颠簸的英语回到了舌根
                  回到重庆言子的菜园坝上
                  多出的是尾音上的沧桑
                  不变的,是不变形诗的阿吾
                  
                  强光泼在他的手上
                  收走了所有的阴影和褶皱
                  仿佛只有在酒中
                  才分不清梦蝶,还是蝶化人蛾
                  
                  相声其实是一个人和影子的对话
                  “一个个儿高,一个个儿矮”
                  “右手打左手的声音”,连同穿越的风暴
                  被阿吾的灯笼逐一搜集,在焰口逐一还原
                  
                  铁幕蝴蝶
                  
                  每一次呼吸
                  群山就升出一脉峰峦
                  花开,花又开了
                  南山换成了西山
                  本该呼啸而下的夕阳
                  却没有应约前来
                  等候在山腰的黑菊花
                  努力把翼展开,撑圆
                  将含在口中的墨
                  带到夜的腹地
                  
                  这是一只铁幕蝴蝶
                  每一次腾挪,天幕就多了一道更黑的裂口
                  每一次转折,谜底升为谜面
                  或者,仅是一些无解的曲线
                  它像无法抗拒的暗器,中途从树叶下遁形
                  只留下破空的舞蹈,返回自己的巢穴
                  直到暗暗飘满了自己的兄弟
                  蝴蝶就在最高处融化
                  在风中展开一张插翅的豹皮
                  
                  夜深了,我能看到
                  蝴蝶为我开裂的肋骨焊上铆钉
                  把误入歧途的笔拉回来
                  灌满墨水
                  扶正扭断脖子的葵花
                  放它到旷野,成为月亮的镜
                  
                  直到蝴蝶返回菊花
                  将一地的落英收至双翅
                  如同铁
                  在下坠中遭遇断裂和花
                  
                  身怀利器
                  
                  就像一截手臂,断了
                  仍然挽着我的腰
                  置身人民的汪洋
                  我从不孤单
                  
                  有时,断臂会悄悄游走
                  扣住我的肋骨
                  从领口探出一星冰渣
                  刀在融化中理解咽喉与生活
                  
                  我早到了无须拔刀的年纪
                  手掌软如麂皮,毫不着力
                  除了去掉刀身的红锈
                  我干不了更多的事
                  
                  某天,刀从裤裆里滑到人行道
                  像个地震中被掼到广场上的女子
                  人民的目光让刀雪亮。
                  一个便衣对我喊——
                  
                  “你为什么带有凶器?”
                  
                  玫瑰倒退着隐于刺丛
                  
                  玫瑰倒退着隐于刺丛
                  在阴影里把盛满的阳光哗哗倾翻
                  用最低的方式活着,但不排除
                  它如孔雀举起苦胆
                  
                  乌鸦倒飞,天就塌下来
                  葵花一样抵达黄昏
                  它用钉子的叫声去穿透雨幕
                  像一个投河的自由职业者
                  
                  一个女子退缩着步入荒年
                  不用背影来同我告辞
                  而是向我敞开
                  落花的全部过程
                  
                  当菊花倒退着碰翻桌上的墨水
                  颠覆了我写下的文字
                  墨香浓郁时分,那些挣扎的气泡
                  使我想起涂满生漆的侠客豫让
                  
                  松墨
                  
                  孤松举枝
                  用墨锭在西光里缓慢研磨
                  黑自林间漫漶
                  再从枝条沉降
                  那让韶光滑的墨香
                  
                  一些倒飞的思绪
                  与墨汁中的炭精鱼水而缠斗
                  突然僵立
                  让我看见物的棱面
                  如同一只远古的涡轮
                  因飞旋而静若海棠
                  以及
                  棠叶上的一声咳嗽
                  
                  星空喝了太多的墨汁
                  醉倒在更高处
                  刀剑吃墨
                  雅如鱼肠
                  电匿身于松果
                  枯干落地
                  像词人保罗·策兰一样
                  没有泄露任何声响和秘密
                  直到刺破地表的树芽
                  举起了针
                  
                  回忆的坡度
                  
                  一树繁花倒立水上
                  根却丢弃于星群
                  几只夜鸟火车一样咕隆驶过
                  颤动的夏季,使湖水
                  导电而绿腰婆娑
                  
                  我不懂你的法术
                  你是吞火而生的蝾螈
                  再从乳房拉出一片片绿绸
                  像一只脱壳的黑蝉
                  用侧身的弧线湮没乱开的花
                  绕远儿我的梦中,改动路径
                  我醒来的坡度
                  越来越陡
                  
                  这么,我就被搁置在凹陷的成都
                  像失去树皮的杜仲那么渴望背光时刻
                  除了借助雨的掩护四处游走
                  我的绝大部分精力
                  不过是在苹果上
                  打出一条虫洞
                  
                  宫的走马
                  
                  如同骆驼不但穿过了针眼
                  临走时,还没忘记用蹄子
                  磨钝针尖
                  马在铺满花岗石的甬道
                  渐渐靠拢尽头
                  就像一根火柴在擦皮上磨
                  
                  蹄声是“提升”的暗喻
                  如履碎冰的肌肉,在寻找冰下哑散的铜铃
                  墙头,没有出墙的花和逾越的大鸟
                  墙楼反而被蹄声越托越高
                  它用斜影铺出来的草原
                  黄昏时分,马蹄发出的鸣响
                  如同蛐蛐儿挥舞破铁
                  
                  马立在阴影中跺脚、交换重心
                  白夜顺鬃毛直挂中天
                  星斗泛着白光
                  将天空跑成了弯曲的滑地
                  上天没有为马留下一丝火星
                  甚至没有忘记拿走
                  最后的勒肚带
                  
                  失去了草地和束腰
                  马立在暗地睡了
                  连梦也没有
                  像个孕妇
                  把肚皮卸往旷野
                  
                  2008年改定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博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5-09-16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