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tcw5zvjt'><strong id='tcw5zvjt'></strong><small id='tcw5zvjt'></small><button id='tcw5zvjt'></button><li id='tcw5zvjt'><noscript id='tcw5zvjt'><big id='tcw5zvjt'></big><dt id='tcw5zvjt'></dt></noscript></li></tr><ol id='tcw5zvjt'><option id='tcw5zvjt'><table id='tcw5zvjt'><blockquote id='tcw5zvjt'><tbody id='tcw5zvjt'></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tcw5zvjt'></u><kbd id='tcw5zvjt'><kbd id='tcw5zvjt'></kbd></kbd>

    <code id='tcw5zvjt'><strong id='tcw5zvjt'></strong></code>

    <fieldset id='tcw5zvjt'></fieldset>
          <span id='tcw5zvjt'></span>

              <ins id='tcw5zvjt'></ins>
              <acronym id='tcw5zvjt'><em id='tcw5zvjt'></em><td id='tcw5zvjt'><div id='tcw5zvjt'></div></td></acronym><address id='tcw5zvjt'><big id='tcw5zvjt'><big id='tcw5zvjt'></big><legend id='tcw5zvjt'></legend></big></address>

              <i id='tcw5zvjt'><div id='tcw5zvjt'><ins id='tcw5zvjt'></ins></div></i>
              <i id='tcw5zvjt'></i>
            1. <dl id='tcw5zvjt'></dl>
              1. Hi,欢迎光临:金沙娱乐场注册送99(www.zgnfys.com)!收藏金沙娱乐场注册送99 [高级搜索]

                温儒敏:七八十年代之交的北大船坞生活

                2017-10-20 08:54 来源:金沙娱乐场注册送99 作者:温儒敏 阅读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文革"刚结束,走低,整个社会充满蓬勃朝气,北大船坞也单向生机。虽然那还是物质贫乏的年代,粮食、布匹和很多生活用品 还实行按量配给,师生在食堂吃饭得有粮票。电视机还是稀罕的东西,谁家有个彩电,那就可能常有人登门"借光"。多数家里没有电话,要上谁家里去一般用不 着预约。中文系的老师很多还住在学校南门的19、21楼,筒子楼,一家一间10平方米,做饭就在走廊烧炉子,厕所是公用的。也有些住中关园、蔚秀园等处的平房或大楼,一般是2间,四、五十平方,有个独立的小卫生间,那就很令人慕,年岁较大的老师才有入住资格。有些年轻教员婚多年还没有住房,甚至还得两 地分居。这种艰难的居住情形到80年代后期才逐渐得到缓解。但艰苦的生活并没有阻拦老师们正常的讲学科研,他们当中很多人日后成为学术名家,而他们的一些 成名作,就是在"蜗居"或筒子楼里写成的。那时老师讲学上的投入很多,上完课都有辅导,或者在系里,或者到学生校舍,师生彼此"混得"很熟。学生有什么艰难也都愿意找老师。老师们的心态比较自由放松,不用赶着到核心期刊发表论文,或者整天忙于争取项目。学校给老师发了红色的校徽,很多老师都乐于佩戴,那是 一种自豪与满怀信心。当然也有紧迫感,大家都在采择各自的学术方向,做各自的研究。当时有一句风行的话:把失去的时间夺回来!这能反应文化人普遍的心态。

                1977、 78级本科生与研究生进校那时,部分工农兵学员还没有毕业,那时学生的成分非常丰富,老的小的都聚到一块了。绝大多数学生都珍惜学习机会,非常刻苦。本科生 七、八个人一间校舍,研究生4人一间,挤得转不过身,但很少有闹抵触的。家道富裕的学生也不会对贫寒子弟产生什么压迫感。大家除了晚上睡觉,就都在讲堂或 者图书馆。这两个地域总是座无虚席的。哪个老师或者哪个系有什么名牌课,不管本科生研究生都趋之若鹜。史系开设了现代史研究专题课,中文系的很多研究生 都去选修。孙玉石、袁良骏老师给1977级本科生上现代文学基础课,在老"二教"阶梯讲堂,200多人的大课,抢不到座位就坐在水泥台阶上。吴组缃教授的古代小说史,金开诚老师的文艺心理学,也都是学生们经常讨论的话题。

                那 时还没有学分制,更有自由度,适合个性化学习。特别是研究生,主要就是按照导师提供的书目上学。现代文学的研究生把王瑶文学史的注释中所列举的许多作品和 书目抄下来,顺藤摸瓜,一本一本地看。那时研究生很受优待,可以直接进入书库,一借就是几十本,有时库本也可以拿出来,大家轮着看,上学量非常大。上学报 告制那时就有了,不过更多的是"小班讲习",有点类似西方大学的Seminer,每位同学隔一段时间就要准备一次专题上学 报告,拿到班上"开讲"。大家环绕所讲内容展开讨论,然后老师评讲总结。老师看重的是有没有问题意识,以及材料是否足于帮腔论点,等等。如果是比较有见地 的论点,就可能得到老师的鼓励与指引,形成论文。这种"集体会诊"办法,教会如何寻找课题,写好篇,并逐步发现自己,确定治学的理路。

                那 是个思想解放的年代,一切都来得那么新鲜,那么让人没法准备。当《今天》的朦胧诗在澡塘门口读报栏贴出时,人们除了惊讶,更受到冲击,议论纷纷开始探讨文 学多元共生的可能性;当张洁《爱是不能忘记的》发表后,唤起的争论就不止是文学的,更是道德的,政的。什么真理标准讨论呀,船坞选举呀,民主墙呀,行为 艺术呀,萨特呀,佛罗依德呀,"东方女士美"呀,......各种思潮蜂拥而起,极大地活跃着船坞精神生活。同学们得到了可以充分思量、采择的机会,对于中文系的学生来说,这种自由便是最肥沃的成长土壤。他们都受惠于那年代。

                那 时很多学生年纪较大,甚至已过"而立"之年,重来学校过集体生活,艰难很大。但大家非常珍惜这个机会,都很刻苦。每天一大早到食堂吃完馒头、榨菜和玉米 粥,就到图书馆看书,午后、晚上没有课也是到图书馆,一天上学十二、三个小时,是常有的。最难的是过外语关。常看到晚上熄火后再有人在走廊灯下背字典的。 有的同学要过英语关,采取"魔鬼训练法",校舍各个角落都贴满他的英语生词字条,和女友见面也禁止汉语叙谈,果然也就大有长进。

                那 时的艰苦好像并不太觉得,大家都充实而快乐,用现在的风行语说,"幸福指数"不低。同学们每天晚上熄火后都躺在床上侃大山,聊上学,谈人生,这也是课堂与图书馆作业的延伸。上学是多数学生最大的爱好。出版物不像现在丰富,书店很少,北大船坞内外就一间新华书店,再有一间商店,都在三角地。那里便成为船坞最 活跃的地域。人们有事没事总喜欢到三角地看看,就便逛逛书店,看看又新出了什么书。那时文艺体育活动比较没趣。砖头似的盒式录音机刚面世,倒是人手一件的 时髦爱物,主要操练外语,有时也听听音乐。舞会开始风行了。看电影是大家喜欢的,五道口北京言语学院常放一些"内部片",学生们总想办法弄票,兴高采烈骑 自行车去观赏。午后五点之后大家可以伸伸筋骨了,拔河比赛便经常在三角地一带举行,有那么多啦啦队一旁当"粉丝"喝彩,委实有趣。

                (选自温儒敏《北京大学中文系百年图史》,北京大学出版社版)

                欢迎转载分享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商业媒体使用请博得相关授权。
                分享到:
                |  2017-10-20发布  |   次关注    收藏

                最新评论 已有条评论